<tbody id="a9wgb"><track id="a9wgb"></track></tbody>
        <em id="a9wgb"></em>

        <span id="a9wgb"></span>

        <dd id="a9wgb"><center id="a9wgb"></center></dd>

        <s id="a9wgb"><object id="a9wgb"></object></s>

        熱門關鍵詞: T恤 零食 衛衣 普通食品 成人保健 普通飲品 休閑褲 內衣

        外資迎政策“暖風”下一步突破口在負面清單

        2016年01月11日  來源:互聯網  OEM代加工網

        “權威人士”上周現身《人民日報》,釋放了重要的政策信號。如何解讀“權威人士”對于外資領域的最新表態?種種跡象表明,再次強調外資,是對內表明態度、澄清立場的重要之舉。


          “權威人士”指出:“擴大開放是改革的題中之義,我們要創造更好的投資環境,吸引更多的外資?,F在,美歐等發達國家都在吸引我國的投資,我們有什么理由認為我國的外資多了!”


          其實,1978年改革開放以來,積極引進外資一直是中國經濟發展外向型戰略的一個核心元素。但“權威人士”此次有針對性地強調外資,依然頗有意味。


          《第一財經日報》采訪的業界專家認為,這種表態背后,不僅有十多年來學術界對中國引進外資的實際成績、外資在中國經濟中扮演的角色和作用,以及未來外商對華投資前景與政策這三個重要問題的反思與爭論,也是在變化的外部環境中,為下一步利用外資做出了方向性指引。


          “中國吸引外資要保持量的穩定,很不容易,但更重要的是質的高低?!甭摵蠂Q發組織經濟事務官員梁國勇告訴記者。


          外資不只是錢的事


          在中國引進外資的過程中,一直都有一些負面觀點。有人認為,中國引進外資不是不夠,而是已過多;中國國內的流動性很強,為何還要過分強調引進外資;以及外資對中國經濟的實際正面影響非常有限,并沒有帶來預期的“技術轉移”或“技術溢出效應”。


          多位學者與官員對本報記者稱,這些觀點與重視引進外資的觀點,伴隨著經濟周期,此消彼長。此次,重視引入外資重新占了上風。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接近決策層人士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解釋說,一言以蔽之,以前的一些觀點太“土豪”,其實不是錢的事。


          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國際市場研究部副主任白明對本報記者解釋說,外資不僅是資金之“資”,更是資源之“資”。外資的資源側指附著于資本上的其他要素紅利,如客戶渠道、信譽度、技術、管理、規模經濟、國際形象、品牌認可度等,此時,資本固然是必要的經管要素,但更是承載其他要素的載體。利用外資有助于中國經濟在更廣闊的空間進行資源配置,提高經濟運行效率。


          決策層最近也釋放了明確的信號。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去年訪美時表示:“中國利用外資的政策不會變,對外商投資企業合法權益的保障不會變,為各國企業在華投資興業提供更好服務的方向不會變?!?/p>


          去年年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明確提出,要改善利用外資環境、高度重視保護外資企業合法權益,高度重視保護知識產權,對內外資企業一視同仁、公平對待。


          適應國際環境變化


          解讀此次“權威人士”對于外資的表態,必須要考慮大的國際環境變化:中國面臨的產業轉移問題,以及美聯儲加息引發的新興經濟體資金外流壓力。


          根據商務部的統計數據,2015年1~11月,全國設立外商投資企業23648家,同比增長11%;實際使用外資金額7043.3億元人民幣折1140.4億美元,未含銀行、證券、保險領域數據,同比增長7.9%,預計全年吸收外資1260億美元,再創歷史新高。


          清華大學中美關系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周世儉曾經在商務部負責相關事務,他對本報記者稱,多年以來,商務部只統計新設立的外商投資企業,而未能覆蓋撤資或離開的金額。他認為,外資撤離勞動密集型產業可能帶來的就業問題,是需要關注的。


          本報記者實地采訪的外貿企業普遍感受到,勞動密集型產業從中國內地轉移到周邊勞動力成本較低的國家,已經是大勢所趨。隨著這些外資的流出,一些國內的工人可能面臨失業。


          梁國勇分析說,美聯儲加息,國內降息降準,這個利率“剪刀差”導致國際資本外流,人民幣貶值壓力很大。雖然資本外流主要是指金融資本,但外貿、外資、地下錢莊等都可能成為渠道。實體經濟不好,投資收益率低也會使資本外流加劇。


          故事的另一面是,中國吸引外資的質量正在提升。梁國勇援引商務部數據稱,服務業占外資比重于2011年超過制造業,2013年首次過半,2014年即達到55%,超出制造業22個百分點。從宏觀經濟看,GDP構成中服務業于2014年超過制造業,2015年則首次過半。顯然,外資結構近年發生了顯著變化,這與產業結構的調整是一致的。


          制造業領域吸引外資的減少,需要與服務業等領域吸引外資的增多相匹配,這樣才能穩定外資的量,同時配合產業結構調整。所以其他值得注意的外界環境變化,包括久拖不決的跨太平洋戰略經濟伙伴關系協定TPP達成一致,以及中美雙邊投資協定BIT談判的速度正在加快,這些都對服務業等更高水平的對外開放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去年11月,一位接近TPP談判的人士對本報記者稱,中國如果以后對接TPP,并不是要消滅國企,國企改革也是中國大的改革方向,即國企的市場競爭部分要公平競爭。這位人士表示,國企分為公共職能和企業職能,后者不應與民企和外企有區別。前者不是TPP關注的重點,但需要記住,不能打著前者的旗號,為后者搞特權,對其他市場主體形成不公。


          對外經貿大學中國WTO研究院執行院長屠新泉最關注國有企業分類改革的進展。他認為,這是下一步外資領域改革的核心動向。只有國有企業在一些領域合理地退出,營造公平競爭的環境,民營企業和外資企業才有進入的機會。


          與此同時,超過10位業內人士及專家均對記者反映,部分外資對于中國國內知識產權保護、反壟斷執法等方面的疑慮,也在加深。


          考慮到外資撤離的隱憂,以及對接國際高水平自由貿易談判的需要,吸引更多的外資不僅事關中國經濟的前景,也關系到國家戰略和各項改革任務。


          下一步突破口在負面清單


          說到下一步外資領域的重中之重,接受采訪的專家一致認為,突破口在負面清單。


          周世儉對本報記者預測,由于雙方目前達成一致的意愿都非常強烈,中美BIT談判大致將在今年年中或者稍晚交換出價,并達成一致。美方的主要訴求,就是希望中國能擴大服務業包括銀行、證券、保險、交通等的市場準入。


          “我們可以將BIT達成的情況看作一個外資領域政策的風向?!彼f。


          最新進展是,2015年11月22日~25日,第23輪中美BIT談判在華盛頓舉行。中國方面,商務部和發改委修訂發布的《外商投資產業指導目錄2015年修訂》,限制類數量減少一半,并進一步放寬外資股比限制;出臺統一適用于4個自貿試驗區的負面清單,負面清單條目從139條減少至122條……


        (OEM代加工網:

        上一篇:USB風扇燈,電腦族的好幫手

        下一篇:傳奇人物周福仁的創業故事


        秋季:合理膳食 祛斑更有效

        喂寶寶,普及科學知識

        保健品行業仍然“朝陽” 行業怪圈

        市保健品安全 “正源行動”鎖定四
        微信现金棋牌